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最新资讯

厨邦酱油没有晒足180天?

时间:03-05 来源: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:86

厨邦酱油没有晒足180天?

斑马消费 陈晓京在上周的“举报门”广泛传播之后,中炬高新以一纸公告澄清,显然很难平息这场风波。随着事件持续发酵,公司旗下蚝油、酱油产品质量,乃至骗补等情形,被前高管一一曝出,外界为之愕然。去年,火炬系与宝能系,在对中炬高新的股权争夺战中胜出,公司迎来了扭亏为盈。没想到这么快,又陷入风波。中炬高新旗下厨邦品牌酱油,借助演员李立群的“晒足180天”出圈。洗脑式广告,俘获了大批家庭主妇。如今,产品被曝质量问题,厨邦酱油实际只晒了84天,多少带点黑色幽默。这绝不是再次走上前台的火炬系愿意看到的。拉长时间线来看,宝能系执掌中炬高新时遗留的沉疴痼疾,或许还需要一剂猛药。举报门中炬高新(600872.SH)一直处在舆论的中心,去年夏天,火炬系与宝能系对公司控制权的争夺战,火药味十足。关键时刻,宝能老板姚振华,从深圳赶往位于中山市的中炬高新总部,却被保安挡在门外。那时的姚振华,深陷宝能系流动性危机,对于火炬系的凶猛攻势,几无招架之力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控制权旁落。国资背景的火炬系重掌中炬高新,引进3名华润系背景高管,助力公司走上正轨。未曾想,公司又陷入另一场风波之中。2月最后一天,中炬高新子公司美味鲜前高管高听明,通过知名打假人王海微博,连续发布实名举报,指出美味鲜旗下的蚝油、酱油产品不达标,同时涉嫌骗取国家巨额补贴,引发外界热议。高听明2000年毕业后即进入美味鲜,从事研发、品控及生产管理工作22年。他指出,美味鲜委托阳西美味鲜食品生产的厨邦系列蚝油、美味鲜系列蚝油的蚝汁用量占比仅1.6%。在蚝油最核心的指标氨基酸态氮含量的提供中,添加剂味精是原材料蚝汁的61.5倍,与国家标准严重不符。另据高听明举报,厨邦酱油并没有晒足180天,系用120天的头油+50天的二油,再加上10天的三油凑出的180天,实际该酱油只晒了84天。此外,旗下某款日式酱油产品,在2018年至2021年期间,系从山东外购半成品贴牌销售。如若举报属实,将对中炬高新带来巨大打击。公司9成以上收入、8成以上净利润,均是由美味鲜贡献。高听明同时指出,2017年至2022年,中炬高新孙公司厨邦食品时任高管,主导两次申报国家高新技术企业全流程造假,涉嫌骗取国家补贴资金约2亿元。对此,高听明称,自己去年12月30日曾向广东、阳江两级相关部门举报,均未获回应。3月1日,针对蚝油、酱油涉嫌造假,中山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发布情况通报,称正组织开展相关核查工作。同日,中炬高新公告澄清,其产品质量不存在问题,也不存在虚假申报的情况。业绩刚转好2023年,中炬高新旷日持久的股权争夺战正式落幕,火炬系顺利控制董事会,公司日常运营渐渐走上正轨,业绩亦在好转。1月31日,公司披露业绩预盈公告,预计2023年实现归母净利润约15.34亿元至18.41亿元,较上年同期增加21.26亿元至24.33亿元;扣非净利润约4.72亿元至5.67亿元。公司扭亏为盈,主要得益于与工业联合3起建设用地使用权合同纠纷案完结。2020年9月至10月,中山国资旗下企业工业联合,以1999年至2001年与中炬高新签署3份建设用地使用权转让合同纠纷为由,主张中炬高新将位于中山火炬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3块面积合计约2970.55亩土地使用权办理至自己名下。这被外界广泛看作,是火炬系为夺回公司控制权,而抛出的“毒丸”计划。这3起诉讼一打就是3年多,直至日前各方达成和解,工业联合撤诉。随着法院就上述诉讼出具准许撤诉的终审裁定,该案宣告完结。过去,中炬高新根据上述3起土地诉讼案一审判决结果,计提合计约29.26亿元的预计负债,基于此案完结,计提预计负债已全部转回。据2月29日公告,未考虑所得税影响,2022年计提的预计负债11.78亿元将计入2023年度的营业外收入,2023年上半年计提的预计负债17.47亿元将冲回,最终影响当年业绩。风波不断在中国调味品行业,没谁会像中炬高新一样风波不断。2015年,姚振华公开举牌中炬高新,4年后正式入主,国资股东火炬集团退守成为二股东。在举牌中炬高新当年,姚振华及宝能系控制了主营玻璃的南玻A(000012.SZZ),并成为韶能股份第一大股东。彼时,靠卖油条卖菜起家,姚振华已构建了一个由地产、保险及金融等业务组成的商业帝国,制造业板块急需补充。可入主中炬高新后,外界没有见其有大的动作,倒是控股股东中山润田频频质押融资,上市公司最终被宝能系流动性危机所累。姚振华也曾想在调味品行业大干一场。2021年7月,中炬高新掷出一份近78亿元的定增案,描绘了一个追赶海天味业(603288.SH)的宏伟蓝图。如果规划顺利实施,公司产能释放后年均销售金额204.09亿元、年均净利润51.57亿元,调味品产能由2020年的69.58万吨增至300万吨。不料3个月后,宝能系流动性危机盖子被揭开,中山润田债务违约近30亿元,宝能集团流动性资金缺口200亿元。这份由中山润田兜底的定增案,旋即被搁置。随着宝能系流动性危机愈演愈恶劣,姚振华成了过河的泥菩萨。借此机会,2022年下半年,火炬集团携手鼎晖系等发起反攻,中山润田不断被动减持,姚振华的酱油大梦最终破灭。近几年来,中炬高新经营压力并不小。其营收增速由2020年的9.59%降至2022年的4.41%,同期,归母净利润增速由23.96%降至-179.82%。在酱油行业增速放缓、人均消费量腰斩的背景下,重新掌控公司的火炬系,面临着相当严峻的考验。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最新资讯